掠美桃花岛
时间:2020-05-23

温暖和煦的夏风徐徐吹在了一条分岔的道路上,只见路上正有两个人依依话别。

其中一人容貌俊雅衣着华贵,手持折扇潇洒不凡。而另一人却是西藏喇嘛,身材高瘦面容古怪手中拿着粗大的金杵。

“师兄你先回去拜见师父吧!小弟我还要在中原待一会儿。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在师父出关之前赶回金轮寺的。”贵公子低声说到。

那喇嘛闻言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话,语调古怪却是西藏土话。

“师兄你放心,我会照顾自己的,我的功夫你还不相信嘛?”贵公子笑道。

那喇嘛又是一阵低里咕噜,只见那贵公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强笑道:“像郭靖这样的高手,这些南蛮哪有多少,我绝对不会去惹他的。”

原来这两个人正是在重阳宫被郭靖一招打败后,又吃了小龙女玉峰大亏的霍都和达尔巴。先后吃了这两个大亏,金轮法王出关之日又快要到了,所以达尔巴提议想要回西藏金轮寺拜见师父。

而霍都则不然,他心高气傲天资不凡又身为蒙古王子在蒙古西藏谁不对他礼敬三分,因此从未遭受挫折,这次在终南山吃了大亏,怎么好意思就这样回去?因此他打定主意就算要回去也要报一箭之仇再说,在终南山惨亏之后,他派人打听有关郭靖的消息,想要了解这个一招败他的强敌。

在得知郭靖被因为江南水患造就的民乱缠住无法脱身之后,霍都忽发奇想:“这郭靖武功如此高强,在他的家中说不定有什么武学秘笈,就算没有秘笈他的家人亲属多半也会他的功夫。若趁他不在偷上桃花岛,说不定大有斩获。”

只是此举殊不光明,若被达尔巴得知只怕他必然劝阻,因此霍都索性就连自己师兄也瞒了偷偷一个人前往桃花岛。

此时的霍都还不知道就是这次桃花岛之行,完全改变了他自己的命运。************蓝天碧海,浪花滚滚,海风不时清拂着洁白的沙滩;优美的桃花岛海滩此时却杳无人迹,只有偶而掠过的几只海鸥才在沙滩上添加了一分生趣。

蓦地,海滩上新添了一行足迹,一条赤裸的人影划破静寂,从海中走出;她粉嫩雪白光滑的肌肤使海滩黯然失色,匀称健美的身裁引得大海的波涛也连翻再起。黄蓉一丝不挂披散着长发踽踽独行,艳丽的脸庞满是抑郁与落寞。

三个月了,从郭靖送走杨过到现在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和郭靖一项形影不离恩爱非常的黄蓉连续三个月和郭靖分离不禁感到寂寞非常,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要在孩子和师父柯镇恶面前强颜欢笑,但夜夜孤枕还是使她面容失色。为了排解寂寞,每天下午她都跑到海里裸身戏水一如她少女时代一样。

走出海中的黄蓉彷彿希腊神话中由海中诞生的女神维纳斯一样,午后的阳光照耀在佈满水珠的肌肤上闪耀出彩虹般的光芒,二十九岁的黄蓉正在她人生中的黄金时期,既有少女的青春活力,又有少妇的成熟风韵。

高耸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步伐而摇曳生姿,两粒尖翘红艳的乳头也高高地耸起,平滑的小腹下神秘诱人的桃园密处被深黑色的毛发所遮掩住,雪白丰满的肥臀,修长圆润的大腿,堪称是天地间少有的尤物。

黄蓉走到海滩上一块平滑的大石旁边,石头上还放着一块石头压着黄蓉的衣物,黄蓉挪开压住她衣服的石头,从衣物中取出一片白色的绸布铺在石上,接着就一屁股坐在石上。

她一边拿出布巾擦拭身上的水珠,同时,也仔细审视自己受上苍爱护的美丽胴体。光滑白玉般修长的双腿丰盈结实均匀,平坦的小腹滑腻柔软,浑圆性感的臀部紧绷耸翘,尤其是那哺乳之后依然饱满高耸坚挺丰硕的双乳更是让她自豪不以。

但是,黄蓉忍不住皱眉,伸手用力地捏着自己的乳峰低声呐喊道:“女人的胸,是要男人来摸的呀!”

她托起自己左乳,把乳尖放进嘴里吸吮,舌尖在乳头周围画圆圈,感受那彷彿一阵阵电流穿透身体浑身酥麻的快感。同时双手也不休息,使劲的搓糅自己的大奶子。

“靖哥哥,你不在,蓉儿好难受好难受。”黄蓉一边安慰着自己丰满的双峰一边低声自语,同时不自觉得陷入绮昵的幻想世界。

幻境之中黄蓉幻想着自己赤身裸体被漫步在沙滩上,以死多年的欧阳克忽然翩然降临。

“欧阳克!你……你没死?”黄蓉大吃一惊,忽然惊觉自己身无吋缕,弯下腰来又用双手护住双乳。

“那当然,你克哥哥还没有一亲蓉妹妹芳泽,阎王怎么会收我。克哥哥今天来就是要一偿夙愿。”欧阳克满脸淫笑,两只贼眼上上下下打亮着黄蓉赤裸的肉体。

“你……该死!”黄蓉又羞又怒,心知来者不善,只好不顾自己赤身裸体的丑态抢先出招。此时黄蓉手无打狗棒,只能以桃花岛绝学和欧阳克一战,但她自从和郭靖隐居桃花岛后参研九阴真经武艺大进,自信能取胜欧阳克。

孰料多年不见,欧阳克武功大进,弗一交手就大佔上风,而且似乎对黄蓉的一招一式瞭若指掌,在黄蓉白嫩的掌腿飞舞中出入自如,而一招一式均指向黄蓉破绽,若非他存心戏弄,黄蓉早已落败。

“哎!哎呀!”黄蓉一声惊叫,肥臀居然被欧阳克手起掌落拍了一下。

“蓉妹妹的香臀还是和当年一样又挺又俏,不对!比当年丰满不少,郭靖这傻小子艳福不浅。”欧阳克淫笑道。

黄蓉气怒交加,拳腿越是凌厉。而欧阳克却更加气焰嚣张,一会往黄蓉脸蛋上摸去,一会往黄蓉手臂捏去;一会儿探向黄蓉胸、腿、下腹等敏感部位,尽管次次没踫到,但令黄蓉更加难以招架。眼看欧阳克招式如此放肆,黄蓉不禁心中骇然,胆气越怯,连招数也更为零乱。

不知为何,黄蓉今日的气力消耗的特别之快,战不数十合,便香汗淋漓体力不支。此时欧阳克似乎已经玩腻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招“美人宽衣抚玉乳”,左手虚晃一招引开黄蓉双手护脸,右手直探黄蓉胸怀狠狠捏了黄蓉波涛汹涌的玉乳一把。

黄蓉“嘤”地一声浑身如遭雷击,猛地颤抖一下破绽大露,被欧阳克抓住良机一招“暖玉温香抱满怀”把黄蓉拦腰抱起。黄蓉欲待反抗,但腰眼被拿,无力反抗只能高声叫骂。

欧阳克听而不闻,大嘴吻住黄蓉把她满腹咒骂推回肚里,粗鲁的舌头在黄蓉口腔内攻城掠地,同时一手把玩黄蓉玉乳而另外一只手却渐渐往下,直达那神秘的桃花源。

“啊呀!”黄蓉惊叫一声。清醒过来暗骂自己一声:“淫贱!”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潜入自己下身密穴,搅出湿露露的一摊淫液甚至流到地上,不禁粉脸通红羞不可抑。

自从郭靖离开桃花岛一个月之后。许久未曾如此夫妻分离的黄蓉不禁开始做起淫梦来了,有时也会不由自主的手淫自慰。但让黄蓉娇羞不已的是,自己每次春梦的对象都不是自己的丈夫郭靖。有时自己会像这次一样悬崖勒马清醒过来,有时候自己却会一面自慰一面在幻境中不要脸的大摇屁股让奸夫大力抽插。

“靖哥哥你不在,蓉儿变得好淫荡好淫荡呢!”黄蓉喃喃自语。口中虽然对自己不满,但身上情火烧身,手指朝下探出直达体下花瓣,玉指指尖压着花瓣中一点小豆开始打转,感受从下身传来一阵酸麻舒畅的快感,淫水爱液泊泊地流出似乎想要浇灭满身的欲火。

此时黄蓉感到小洞内壁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插入阴道内的手指快速抽动起来,但是虽然黄蓉能感觉到自己淫水四溢而出,可是阴道和花瓣上却越见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以到极限,可是始终离那巅峰差了少许。痛苦不堪之下,黄蓉有些飢渴的呻吟起来:“欧……喔……好难过,谁……谁能来帮帮我呀……”

突然,从海滩背后的树林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哈哈……那就让小王来帮帮你吧!”

从树林中走出的男子一身华服,面貌清贵潇洒略带几分淫邪之气,只是略有几分狼狈之态正是偷上桃花岛的霍都。

说来也怪桃花岛前任岛主黄药师威名太大,决少有人敢偷偷上岛,同时岛上奇门八阵的佈局更使得岛上众人掉以轻心,以为没有外人能够上岛一步。

因此霍都乘船来此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到了岛上,但是岛上的阵局毕竟不凡,霍都上岛虽没让人发现但自己却陷入阵局中不辨方向,能够刚好来到黄蓉裸泳的沙滩完全是一场意外。

意外,真的非常意外,特别是对黄蓉来说,靠近海滩这边的树林排设的阵局和桃花岛上其他地方不同。除了她之外岛上其他人完全不知道通过的方法,因此黄蓉才会毫不在意的裸露身体。

所以在这个陌生的男人出现之时,黄蓉真的愣了一下,使得霍都继续大饱眼福,但黄蓉马上反应过来手一挥抄起沙滩上的黄砂向霍都掷去。

为了防止砂尘迷眼,霍都连忙发掌驱散,趁此机会黄蓉翻身躲入石后披上浴袍遮掩春光,只是霍都随后逼面而来黄蓉来不及穿上其他衣物,只能赤着双脚身穿单薄浴衣应战。

披上外衣的黄蓉心神稍定怒斥道:“哪来的无耻之辈胆敢擅闯桃花岛!”

霍都大笑:“却不如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得其乐,深明廉耻。”

黄蓉闻言大羞,自己思春之下白日自慰的丑态居然都落入此人眼中,如果此事外传那她哪能活得下去?

“此人偷偷上岛,来意不善,只是不知是否还有余党,必须先擒下来逼问详情!”黄蓉吋道,所以也不在多言当先上前抢攻。而霍都虽败於郭靖之手,但是本身心高气傲又看黄蓉一介女流不相信她有多大的本事,当然毫不示弱也迎了上前。甫一交手双方都对对方的实力大吃一惊。

黄蓉料想不到会有人偷偷上岛,因此把随身的打狗棒放在卧房之内,此时没了打狗棒只以桃花岛的落英神剑掌法应敌,这套掌法是她父亲黄药师从一剑法变化而来,招数变化多端精妙非常。

此时用来只见得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如同桃花林里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黄蓉随着郭靖隐居桃花岛十年潜修神功,随着深厚内功此时出掌收式凌厉如剑威力超凡,更妙在姿态飘逸,彷彿翩翩起舞一般。

霍都作梦也想不到黄蓉区区一半裸妇人居然有此惊人艺业,一时间手忙脚乱只是有招架之力而无还击之功。

但黄蓉虽佔上风心中却焦急无比,盖因霍都虽落下风但是守得极稳,自己又衣衫不整不敢窜高纵低尽展落英神剑掌法的奥妙,一时间,只怕难以收拾的下这廝,按说黄蓉绝顶聪明武功精强不论斗智斗力都可稳胜霍都,但此时脑中想了七八条计策虽然每一条都有速胜之方,但要不让霍都窥见春光却是千难万难,就在黄蓉久战霍都不下之时情势陡变。

只见霍都抽出怀中的铁扇发声长啸,右扇左袖,鼓起一阵疾风,急向黄蓉卷去。

劲风力道凌厉,黄蓉浴衣登时随风卷起春光大露,雪白光滑柔嫩的丰乳弹跳而出,黄蓉一声低呼一手护衣一手护身掩去春光。如此一来情势顿时逆转,霍都武功高强不在全真七子之下,黄蓉虽然胜他不少但是此时手无吋铁同时又一手护衣,仅凭单掌之力光是招架就显得吃力,更没机会反击。

只听霍都口中不住有似霹雳般吆喝助威,他最拿手的“狂风迅雷功”除了拳脚兵器之外,叱诧雷鸣,也是克敌制胜的一门厉害手段。

只见黄蓉虽只用一手但却也毫不示弱,落英神剑掌和兰花拂穴手交替使用,当真掌来时如落英缤纷,指拂处如春兰葳蕤,不但招招凌厉而且丰姿端丽,虽落下风但是霍都也始终无能取胜。

霍都心知对手实力顽强,自己招数上断然不及,只好扇子相应加劲一力破十巧,呼喝也更加猛烈。

激斗之中陡闻“嘶!”地一声,黄蓉身上单薄浴衣吃不住霍都发出的强烈劲风,竟然被疾风生生撕裂,黄蓉正待退开遮掩春光之时霍都一扇打到,黄蓉勉力已右手一格,虽然档开敌招但是右臂剧痛非常,此时霍都一掌又接着劈来黄蓉心知自己不敌虚晃一招退了开来,不料霍都劈手一抓正抓住黄蓉身上浴衣。

只闻“啪啦!”一声,雪白的浴衣登时化为碎布,美艳成熟的黄蓉也变成浑身赤裸的羔羊一样,暴露出诱人的胴体。在仇敌面前赤身裸体,黄蓉羞得全身通红,再无斗志扭身朝着大海跑去,她水性卓绝自信能够从水中逃出这恶贼之手。

却不料甫一转身背后就传来破空之声,还来不及反应高耸的肥臀一疼,一阵痛痒难当之感从肥臀处传遍全身只得:“哎呀!”再难站立摔倒在地。

霍都看见黄蓉要跑,就按动机括从扇中射出毒钉,他那毒钉上淬着的是西藏雪山的剧毒,以黄蓉的内功深厚也抵挡不住,此时她摊倒在地四肢抽慉,只能任霍都宰割。

霍都哈哈一笑快步上前,封住黄蓉周身穴道,一来使得黄蓉再也无力反抗,二来也阻止毒气流窜。确定黄蓉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他才从怀中取出解药喂她服下。同时他心中一动:“中原女子一向烈性,若我干得正爽之时这小娘们咬舌自尽起非大杀风景。”

心念自此索性一手卸去黄蓉下巴关节,使得黄蓉只能呜呜呜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趴倒在地的黄蓉,霍都嘿嘿笑道:“小娘子如此美貌,想必就是郭靖郭大侠的夫人黄蓉了。想不到郭大侠相貌平平却能坐拥郭夫人如此娇妻。真是天道不公啊!”

黄蓉大怒,但下巴被卸有口难言,呜呜乱喊只引来霍都一阵大笑:“小王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替天行道肏了你这有眼无珠的骚货!”说完退去他的衣衫露出他赤裸雄健的壮硕肉体,而下身一柱擎天的肉棒更是高高翘起。

当黄蓉看到霍都的肉棒之时,不禁吓了一跳。霍都的大肉棒不但硕大粗长足足有郭靖两倍不止,而且龟头紫亮,肉冠巨大,乍看下去彷彿一个大蘑菇一般。黄蓉大羞,全身上下从玉面到脚趾都羞得通红,心脏碰碰碰地直跳,但芳心中居然隐隐有着少许期待。

霍都没有花时间做多少前戏,一来黄蓉自己已经做过了,先前大战她又赤身对敌,紧张和羞涩早就使她下身花迳湿润不堪,再来面对如此动人尤物,他又如何能够忍耐得下。

霍都分开黄蓉的玉腿,将她的右腿架到自己肩膀上,黄蓉心知无悻,悲哀的闭上双眼,不敢看自己失贞的一刻。但是她却料不到闭上双眼反而使自己吹弹欲破的雪嫩肌肤更加敏感,目不能视的黄蓉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彷彿被火炉包围,那灼人的火焰燃烧着她的肌肤也燃烧着她每一根神经,邪恶的霍都虽然性急但是还是熟练的挑逗着黄蓉敏感的肉体。

很快的霍都就发觉身下的黄蓉有了微妙的变化;她浑身发热,雪白的肌肤也泛起红潮;她的乳尖耸翘凸起,白嫩的乳房也愈形丰硕;但最明显的反应,却在她那迷人的肉缝。那儿湿漉漉的润滑无比,并且发出一股浓郁的女人香。

霍都不再迟疑,两手使力,轻易的将黄蓉臀部抬起,火热滚烫的龟头,缓缓钻入黄蓉的嫩穴,黄蓉只觉下体被烫的奇痒无比,她猛的一个哆嗦,第一个小高潮以不期而至,霍都感受到龟头上温暖的阴精不再迟疑,猛力一顶。

下巴脱落的黄蓉发出一声嘹亮的呻吟!

被霍都下身的巨兽穿透的那一刹那,黄蓉只感觉自己被一条焚烧的铁枪穿透了一般,剧烈的疼痛和恼人的快感以体内深处的花心为中心朝全身上下辐射性扩散。

“他的东西怎么这么大……这么烫……舒服……”芳心瞬间掠过如此羞人的想法,使得黄蓉刹那间忘了自己是被强奸,久旷的成熟肉体欢欣地对肉棒的来访发出十二万分的喜悦,在她自己发觉之前,一声诱人地、淫荡地浪叫从她那樱桃小嘴中喊了出来。

“哈哈……插一插就淫荡的大喊大叫,郭夫人果然深明廉耻,小王甘拜下风啊!”霍都的声音忽然在黄蓉耳边响起,惊醒了沉迷肉欲的黄蓉,想到自己只是被淫贼一插就忙不迭的大声浪叫,黄蓉不禁羞红了脸,暗骂自己如此不知羞耻,并暗暗决定等下不论如何决不能再发出声音给这淫贼嘲笑自己的机会。

不知道黄蓉的打算,霍都一开始就彷彿打桩一样以惊人的速度挺动起来,要一股作气彻底争服这胯下尤物,以强烈的冲击和彻底的贯穿干得黄蓉全身酥麻,淫水爱液氾滥成灾,只是黄蓉硬是撑着一口气,死死不肯发出声音。

霍都看黄蓉死死不肯出声,低笑一声伸手捏住黄蓉的琼鼻,黄蓉一下喘不过气来,忍不住低鸣出声,趁此良机霍都又是一阵狂风暴雨的猛烈抽插,黄蓉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发出荡气回肠的娇喘低吟,完全破坏了自己先前的决定。

听到黄蓉的娇喘,霍都彷彿打胜了一场仗般哈哈大笑,黄蓉愤怒地瞪大秀目怒视霍都,却又在一连串撞击酥麻地瞇起双眼,又惹来霍都一阵大笑。

两次抵抗失败,黄蓉索性再次闭上双眼,任凭霍都在她身上翻云复雨。只是如此一来,反而使触觉更加敏锐,从下身传来的剧烈快感向潮水一般冲击她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嗯……嗯……啊啊!”一声声的娇喘浪叫,从黄蓉的口中传出,脚趾卷曲舒放,娇躯颤抖抽蓄,蜜穴中大量爱液氾滥,几乎在同一瞬间,霍都和黄蓉同时意识到,闻名天下的丐帮帮主黄蓉要在死敌身下高潮泄身了。

“不!我不能这么下贱丢脸!”黄蓉心中惊恐的呐喊,这太丢脸了,不论如何自己起码不能被死敌强奸的高潮泄身。怎么可以,自己居然在桃花岛,被一个淫贼奸淫到高潮。

然而,黄蓉的努力再一次失败了,就在巨大的痛苦和羞耻,强烈的高潮轰然来到,霍都只感觉黄蓉的祕穴一阵紧缩,身下赤裸的娇躯痉栾颤抖,龟头顶住的花心更不停蠕动,一股清凉的阴精狂喷而出,一时间只觉麻痒舒畅,直钻五脏六腑神清气爽快美不已,阳具受此刺激几愈爆发,忍不住狂吼出声。************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映照着海面上万条金蛇,海滩上两个赤身纠缠的男女也被照得彷彿西藏邪教中欢爱的金身菩萨一般。

历经一个多时辰的狂风暴雨,只见黄蓉秀发零乱香汗淋漓,星眸半睁半闭,通红的玉面上神情迷离又似痛苦又似陶醉,显见一连串的高潮已经使这个江湖女诸葛的意志和理智降到最低点,然而在黄蓉之上的霍都却不知疲倦的继续在这中原女侠身上姿意纵横,誓要将她彻底征服於胯下。

此时黄蓉被霍都摆了个狗爬式,撅起那大白屁股,向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身上被点的穴道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但是此时的黄蓉除了配合霍都扭动她白花花地大屁股外什么力气也没有剩下。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好…粗……喔……”下巴贝霍都接上的黄蓉,此时虽然没有“好哥哥”、“情哥哥”或者“亲汉子”之类的一阵乱喊,但是吐气如兰的樱桃小嘴却也不断吐出平时绝对说不出的淫词荡语。

并不是黄蓉淫荡,只是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在这么多的高潮后还保持矜持,一次又一次到达巅峰使得黄蓉平时的理智、骄傲还有意志逐步脱离,像是一个玩偶一样任凭霍都摆佈,郭靖的脸孔、女儿的骄傲、父亲的宠爱、天下人的敬仰还有自己的贞洁似乎都在脑海中消失了。

那成熟丰满的肉体之下,只有那原始的情欲在奔流爆发,也许,完全卸下外在影响的黄蓉才是一个纯粹的女人,一个尽情享受被征服被蹂躏的女人。

“啊……啊啊啊……又泄了!完蛋了!天啊……!”

又过了一会,黄蓉曲线优美地脖子一挺,樱桃小嘴中发出荡气回肠的声音,浑圆肥白的屁股猛然激烈的扭动痉栾,浪水几乎是像喷泉一样一股股地沿着她和霍都交合之处涌出外溢,白花花的液体爬满了黄蓉肥美的臀部。

再次陷入高潮的黄蓉抵抗意志彻底粉碎,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原始的本能让她尖叫嘶喊宣泄无法压抑的快感和高潮。就在这个时侯霍都忽然把黄蓉的脸转了过来,只见霍都的眼睛猛然闪现绿色的光芒。

“我是你的主人,你不能对你撒谎。”

“是的……我不能对你撒谎。”

黄蓉茫然地喃喃低语。

霍都使用的是流传在西藏一带的移魂术,当然论威力效果都远远不及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就某些方面来说甚至比不上丐帮彭长老的摄心术。

一搬来说也派不上大用,因为对手如果意志坚定或者内功修为在自身之上往往反而会遭到反噬,而若对手内功修为还不如自己或者战斗意志薄弱那光靠拳脚兵器已有十足胜算,不需要这套麻烦的功夫锦上添花。

若是平时霍都单单使用这移魂术向黄蓉出手,依黄蓉的武功智慧只会落得反噬自身的下场,但黄蓉如今多次高潮早就把她的意志彻底击溃,霍都更捡选她丢精泄身脑中一片空白之际施术,轻轻松松就突破了黄蓉的心防。

只是这门移魂术威力毕竟太次,霍都又称不上精通,充其量只能让黄蓉对他知无不言而已,只不过单是如此对霍都来说便已足够了。************“娘!娘!你在里面吗?”

在黄蓉的书房之外,郭芙带着大武小武娇声喊道。

不知道为什么,郭芙等人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看见黄蓉,此时已到了晚膳的时间,郭芙便带了大武小武到黄蓉的书房找寻。

数声叫唤无人答覆,郭芙便推门而入,只见书房内空无一人只是桌上放了一张字条。

郭芙将字条拿起来一看,但见字条上书写:“字喻芙儿:丐帮传书,江南水患滋生民变,汝父忙於救助灾民难以脱身,故而迟迟未归。因为汝父孤身一人,诸多事宜难免棘手,娘亲因此往赴中原助汝父一臂之力,娘亲不在岛上时间芙儿当听柯公公吩咐,不可贪玩懒惰。此事由芙儿急速转达柯公公,不得耽搁。”

郭芙把字条看了一遍,转过身来对大武小武说道:“原来娘去帮爹爹去了,难怪一直没看到人。走,我们跟柯公公说去。”************玉兔初升,沧海之上,一条小船乘风破浪往中原的方向驶去。霍都坐在船舱之内,一手翻看着郭靖夫妇笔录的九阴真经秘笈,另一手却朝着被五花大绑一身雪白赤裸的丰满美妇摸去。

郭芙从书房中找到的字条只不过是他霍公子随手挥洒的墨宝而已,先前被移魂术催眠的黄蓉不但说出桃花岛武学秘笈珍藏之处,更把岛上众人的性情能为说得一清二楚。郭芙和大武小武一则性情鲁莽一则年齿尚幼,根本认不出字条上的字迹和黄蓉截然不同,而柯镇恶失明多年更不能发觉笔迹上的不同。

若无意外,在郭靖回岛之前桃花岛众人绝难发觉黄蓉是被他掳走,甚至郭靖回岛之后看见字条也可能以为是黄蓉和他刚好错过而已,等到他发觉事情不对之时,想必自己已经和黄蓉回到蒙古,到时候即使郭靖发觉真相也奈何他霍都不得了。

一边打着如意算盘,霍都灵巧的手指在黄蓉成熟高耸的胸膛上揉捏使得满脸通红的黄蓉无助地发出诱人的呻吟。潮声、淫声、读书声中,渡海而来掠美而归的霍都,为他大功告成的桃花岛之行哈哈大笑.

全文完

上一篇:冤家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