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豪俱乐部
时间:2020-12-09

庄静宜去年刚从台大毕业,才二十四岁就已经考到会计师执照,在万隆银行当审计主任。打算先工作一会,再到美国念MBA。本来已经是美人胚子,学历又好,令到其他的同事妒忌不已。平时她只须略施淡妆,便能展示出她秀丽的面容。一套标准的上班半截裙洋装,已能把她佻高的身材显示出来。公司里有一大票男同事都想追她,其中三分之一被她的学历吓跑了,另外三分之一自愧条件不如,剩下的三分之一都被她婉拒掉。
从小她便不断被选为校花、什么公主之类的无数次,养成了自视过高,所有男人都不被她看在眼内。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一点头,愿意拜到她石榴裙下的可能要排到对面马路。她也的确是天生丽质,瓜子口脸,只须蛾眉淡扫,脂粉薄施便已胜过其他庸脂俗粉的千百少女。
庄静宜的身材是诱惑的代名词。乳峰高耸,修长美腿,黄蜂腰,白皙平滑的肌肤。虽然不是波霸型的比例,但也绝对玲珑浮突,精细有致。加上因为受过高等教育,气质万千。比起光是靠胸脯的女人,庄静宜有她独有的魅力。
她在公司的好友是李沅秀,今年沅秀才十九岁,同样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沅秀身材比静宜娇小,但却比静宜多了一份火辣味,刚高中毕业就来万隆当柜台服务员。身材娇小玲珑,一双小腿十分迷人,加上水汪汪的眼睛和俏丽的面容,迷到不少男同事和银行顾客。沅秀和身材高挑的静宜形成一个绝佳对比,沅秀清纯自然,而静宜气质典雅。沅秀有点像日本AV女星青沼,静宜则像王祖贤,只是身材比王祖贤丰满多了。
静宜和沅秀对爱情的看法都是一致,就是要嫁钱不嫁人。她们知道自己的条件优厚,相信有一天一定会找到她们的长期饭票。沅秀坐柜台,很多时都见到一些大户来存款。于是她把制服改一下,胸口开高低那么一点点,让人隐约看到她坚挺的双乳。裙子改窄一点,短一点,再穿上三寸高根鞋,托起她的臀部。经常在文件柜弯下腰时,便把圆浑的美臀翘起来,看得男顾客在她柜台留连忘返,男同事口水直流,血脉沸腾,马上要进厕所自我解决。
静宜不用穿制服,上衣故意穿紧身的,V字领开大一点,有意无意的露出狭深的乳沟,再穿上窄短的裙子来炫耀她修长的双腿。
静宜和沅秀这对公司姊妹花,穿着诱人,但却不给任何男同事亲近的机会。最后沦为各男同事最受欢迎的意淫对像……我刚才看到庄静宜的乳罩杯,是白色厘士的喔……给我签中了六合彩,我便把静宜和沅秀养起来好好的享受一下……我要在她面前打枪,然后射在她腿上……我要把沅秀按在文件柜上,从后面把她干一次。
今天静宜同样的到万隆银行上班,不一会人事部的陈明翠小姐把她叫进去。
人望高处。但如果当你已经在最高处,你只能向下望。万隆银行董事长张万隆此时正是如此的想,从他自己拥有的万隆大楼三十楼向下望,他感到人在高处的空虚。虽然万隆并非第几大银行,但经过三十年的工作,他体会到金钱到了一定数目便会失去其意义,反正都是花不完的,十亿跟二十亿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几年前他便决定要换个生活方式,不再日夜不停的工作,只把工作当成是生活的寄托。而且他还加入了一个俱乐部,里面的会员不是城中的富豪就是达官贵人。他们这群人早己视钱财为身外物,因为他们的钱早已多到叫会计师算也不一定算得清。
上夜总会、玩女明星等,他们都试过。年近半百的年纪,再美丽的女人都难勾起他们的兴趣。于是便想出俱乐部这玩意,玩过几次,他们觉得满新鲜刺激的。明晚又是俱乐部的另一次聚会。
张万隆把陈明翠叫进来总裁室问道︰明天晚上我要这两个,你帮我安排一下。说完了把两个资料档拿给陈小姐。
陈明翠道︰是的,总裁先生,这里是这个月新进女职员的资料。陈明翠然后把手中约三十个File拿给张万隆。
万隆银行职员好几千,绝大都是女的。张万隆自比为以前的皇帝,后宫最多也不过如此。
庄静宜在人事部陈明翠的办公室内坐下。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套装,半截裙不能遮盖她一双修长的腿,散发出一阵阵令人没法抵挡的诱惑,就算是女人看了也会心动。陈小姐不禁赞赏自己的眼光和总裁的决定。
陈小姐用惯用的开场白对庄静宜说︰刚刚公司已经存了十万元到你的帐户里,无论你接不接下以下的工作安排,那十万元都是你的。庄静宜不解的问︰请问是什么样的工作安排?心想哪有这么好的事,无条件给我十万。
陈小姐道︰坦白的说,公司上面有人看中了你。不过在你没有接受以前,我不能跟你说他是谁。庄静宜心里一愣说︰看中了我?我不明白。陈小姐笑笑的说︰你明白的。这项交易中,你所得到的将会令其他女人十分羡慕。公司里的女性数以千计,我想以这样的补偿,大既百份之九十的女人都会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当然可以被『他』看上的幸运儿,只有那么几个而已。我可以告诉你,之前的那几个,没有一个人拒绝这份工作,也没有人事后后悔。庄静宜现在大致上明白了陈小姐说的是什么,又问道︰之前有谁做过这份工作?陈小姐道︰这个我不可以告诉你。对她们来说,付出的只是一个晚上,但换来的是一生的改变。要买房子的买房子、出国留学移民的出国了。大家都是女人,我建议你好好考虑,这样的机会不多。如果你愿意接受,下班前来找我。如果你不愿意,那十万元就是奖金,但你要忘掉这一段谈话。说着便示意庄静宜离开。
庄静宜怀着一颗小鹿乱跳的心离开陈小姐的办公室。马上去登录存款薄,果然有十万元在今天早上存进。她从来没有想到要出卖她自己,不过她想起前阵子公司的一个美女°°少娟,突然说继承了家里的遗产,买了房子又买车。现在想起不知道会不会是……静宜的家庭乃属小康,钱平常不是问题,但真正的财富,精彩尽在niniqu.com静宜却从未见过。她想如果只须要牺牲自己一个晚上,就可换有下半辈子的安隐,亦未尝不可。只是她不能面对出卖自己灵魂这个事实。
现在这个社会,有什么是金钱不能买的?静宜反问自己,当她发现自己的答案是没有时,她鼓起勇气,再次走进了陈小姐的办公室。走之前她拨了个电话给沅秀,想听一下她的意见,但良久也没有人接听,静宜只好挂断。
很高兴你作出这样的决定。陈小姐一见静宜进来就说。
静宜道︰我想知道,到底我可以……
静宜还没说完,陈小姐就打断了她︰如果你想问钱,我没有授权跟你谈这个。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最主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你是第十三位被总裁看上的,前面的十二位没有一个对她所得到的不满意。这样说你明白了吗?静宜现在知道原来是总裁安排的这些事情。
静宜示意明白了,陈小姐说︰既然如此,待会你跟沅秀两个好好侍候总裁吧。静宜问︰什么,还有其他人?
陈小姐说︰两个人不是更好吗?有个照应也可以分担一下,你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应付总裁了吗?说完了就带庄静宜坐电梯到三十六楼总裁室。
沅秀已经一早来到了总裁室,面对着坐在太师椅上的张万隆。张万隆不发一言,不停的在打量沅秀。
陈小姐说︰总裁先生,庄静宜小姐带来了。张万隆现在首次的开口说︰很好,你出去在门外面等。现在房里只剩下庄静宜、张万隆和沅秀三个人。庄静宜和沅秀本来就认识,两人尴尬的互望一眼,担心下一步张万隆将会如何。张万隆只是不断的打量着她们两个,三个人在房中不发一话。庄静宜穿着白色套装,沅秀则穿银行柜台的制服,和庄静宜的套装差不多。
终于,张万隆把沅秀叫过去他坐的太师椅那里,沅秀羞答答的走到张万隆面前。张万隆伸手进去沅秀的裙内,沅秀本能的合紧双腿。沅秀的含羞激起了张万隆的欲望,看到她可爱的小腿裸露在短裙之外,张万隆不容气的摸,从小腿摸到大腿,从大腿摸到屁股。
沅秀在总裁面前哪敢反抗,况且也是自愿为钱出卖自己的。沅秀的小腿光净如丝,滑不溜手,张万隆越摸越兴奋,同时也把静宜叫过来。
静宜的腿比沅秀修长多了,同样的结实有弹性。摸了一阵,张万隆说︰你们两个都是处女吗?静宜和沅秀满脸通红,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张万隆笑说︰很好,都是第一次,记着,我喜欢服从的女人。张万隆示意两人低头到他裤裆,让后说︰还等什么,把它拿出来含着。沅秀犹疑的解开了张万隆的拉链,静宜则有点不知所措。静宜看着沅秀伸手把里面的大物掏出来,整根东西青根突起,血脉暴现,好不丑陋。静宜看了泛起阵阵恶心,有想吐的感觉。
沅秀无奈的把那根东西放入口中,张万隆立即发出淫叫︰哦,真舒服,沅秀做得好。静宜见状只有更想吐,但张万隆不让她多想,把她拉到身旁,亳无忌惮的上下其手,伸手进去捏静宜的奶子,把手指伸进静宜的阴道里。静宜觉得很羞耻,一辈子第一次给男人抚摸身体的最重要部位,而且还在其他人面前。
张万隆说︰够了,沅秀,躺到桌上去。
张万隆的桃本办公桌很大,沅秀躺上去后显得特别娇小。张万隆直接的把沅秀的内裤、胸罩脱掉,衣服跟裙子则留着,两手抓起沅秀可爱的小腿,把她们分开,然后一挺腰说把大物插进沅秀娇小的身体里。当沅秀的处女被张万隆的大物刺破时,沅秀感到一阵剧痛,口中难过的叫道︰啊……啊……如果不是强忍住,眼中有几滴泪水快要掉下来了。
张万隆两手在沅秀胸上肆意的摸着,把她的双乳用力的捏,住内挤,挤出深深的乳沟一条,沅秀的双乳在张万隆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张万隆插入后没有再动,他要享受一下沅秀处女阴道的气息,享受大物被充满弹性的阴道包围着的压迫感。
这样子过了一阵子,张万隆开始在沅秀里面抽送。
沅秀躺在平滑的桃木桌上,张万隆每次的插入,都会让沅秀好像断线风筝的向前冲,张万隆双手捏着她的双乳,把她们当是手柄,又把沅秀拉回身前。这正是为何张万隆不把沅秀的衣服完全脱掉的原因,因为衣服在桌上的摩擦力比皮肤小。沅秀的胸部受到如此大的压力,未经人道的小阴道被张万隆的大物充塞着,沅秀当然感到十分痛楚,刚才强忍住的晶萤泪珠再也忍不住了,从脸颊两旁流下来。口中叫道︰嗯哼,嗯哼,仿佛如此叫让着可以减轻痛楚。
但沅秀痛楚的表情正是挑拨张万隆兽欲的最佳工具,张万隆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频率,加大抽送的幅度。沅秀从刚才嗯哼的呻吟变成现在高声的嘶叫︰啊……啊……张万隆问沅秀︰怎么样,很难受吗,你不喜欢我插你吗?沅秀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不是,总裁喜欢怎么都行。在这情况下,静宜觉得自己还着完整的衣服实在很尴尬,好像自己正在偷窥别人做爱,一向家教深严的她对今天荒唐的决定后悔莫及,现在很可以还要做出二女共事一夫这种下贱的事,静宜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齿。
突然张万隆停止了跟沅秀玩放风筝,从沅秀体内抽出那根沾满沅秀处女鲜血和阴液的阳具,递到静宜的面前,示意她放进嘴里。
看着血淋淋的肉棒,湿答答的还有阴液滴下来,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腥臭味,静宜不马上吐就很难得了,更别说要把他含住。张万隆对静宜说︰静宜来,把他含住,听话。说着便把静宜的头抬起来,推向自己胯下。
静宜眼看张万隆坚挺的阳具快要碰到自己的脸了,不由得张开朱唇,任由张万隆的阳具进入。
刹时间口中充满了鲜血和阴液,静宜感到口中有一团火,热烫的肉棒令她窒息了好一会。
张万隆说︰用舌头舔他,哦,真舒服,你的小嘴已经这么美妙,待会我要好好的干你一场。静宜,你一定很想我干你对不对?静宜只想马上离开这一切,离开这场恶梦。只怪静宜的嘴不够大,不能完全含住张万隆诺大的阴茎,张万隆领引她纤细的小手,一手握着自己的阴茎。
当静宜冰凉的小手一接触到张万隆火热的阴茎,张万隆马上说︰呵……呵……真爽……凉凉的好爽。静宜你真好。然后按着静宜的一头秀发,一抽一送的把静宜的小嘴当成阴道般的干起来。每次插入都要到静宜的咽喉为止,抽出时还要静宜用舌吸吮他的龟头。
过了五分钟,张万隆用力的顶入静宜的口中,直接在她喉咙里射出火热的精液,静宜闭气吞下了张万隆的精液,没有选择的余地。
张万隆熟练扣精之术,从静宜嘴中出来后,解开静宜的衬衫,在她雪白的胸脯上,深深的乳沟中又射出一滩白色的精液。最后在静宜的大腿和小腿上留下好一大滩的热桨。平时扯高气昂的静宜,何曾受过如此凌辱,事后坐在地下楚楚可怜的抽泣起来。
沅秀刚从才的惊涛骇浪中定过神来,张万隆就对她说︰过来把静宜身上的精液舔干净,不要浪费。沅秀乖乖的跪在静宜身前,用口清理静宜身上的精液,这样子沅秀的阴户刚好对着张万隆。张万隆刚才还有扣着精子,并没有完全泄在静宜身上,现在还是金枪不倒,于是翻起沅秀的裙子,提枪再度刺入沅秀体内。
沅秀只觉有股巨大力量,无情的撕开她的阴户,一根大捧随后刺入,把她的阴户撑得很难过。
啊……啊……总裁,请你……停手……请的不行了……沅秀哀求道。
不行,不行还这样紧?我也不行了,你这么紧要夹死我吗?张万隆嘲笑的回答道。
其实女人有时候紧张阴道会收缩,越收越紧,张万隆深明这个道理,所以他从来都不喜欢两情相悦的玩女人,一定要用一点强,一点暴力才好玩。
沅秀,你真美,阴道又窄,好舒服,要不要以后给我养起来,日夜的给我玩。静宜你不用怕,我连你也要,以后你们就一起侍候我好了。手扶着沅秀的柳腰,一下下的在沅秀阴道内抽插着。
静宜……啊……求求你……哟……帮忙侍候总裁先生一下可以吗?我真的受不了……啊……眼看张万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阴茎又异常的大,刚被破身的沅秀被张万隆硬干的很是幸苦,每一下的插入都要沅秀的命,她受不了便开始哀求静宜。
静宜跟沅秀平时情同姊妹,看见沅秀面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静宜心里也是很难过。但眼见沅秀被张万隆狠狠的抽插着,心中也害怕自己会落得同样的命运,害怕张万隆那根巨大的阴茎插入来时所受的痛楚。
啊……静宜……先换你一下……哦……待会你不行了……再换回我嘛……啊……沅秀继续的哀求静宜,静宜壮起胆子,心想今晚早晚都会变成张万隆的人,也不差早一点时间。跪爬到张万隆面前说︰总裁先生,要不要休息一下,让我来侍候你?张万隆说︰好,你怎么样侍候我?
静宜想了一下,咬一咬牙,把内裤脱掉,跪到张万隆面前,让他把她最秘密的部位看个清楚。张万隆一见静宜黑中泛红的阴户,知道是未经人道,心中也刹是兴奋,当下又加快了阴茎在沅秀体内进出的频率,沅秀只觉加倍的难受。
总裁……啊……请你先去跟……啊……哟……跟静宜做……做爱好吗……唔……沅秀求道。
怎知张万隆贵为总裁,最不高兴被人指使,说︰什么,我现干谁就干谁,什么时候轮到你教?马上又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几乎每次都把整根阴茎拔出再插入。沅秀这时只可说是痛不欲生,只能哟……啊……啊……的大声哀嚎着。
但张万隆也没有放过静宜的美穴,把手指伸进去,抚摸静宜的阴道壁,发现她的阴道壁呈难得的波浪纹状,男人插入后一定会有很贴服。阴道也很细,连手指都可以感到压力,更不要说是大阳具。
张万隆玩腻了跪扒的姿势,叫沅秀手扶办公桌,张开双腿屁股向后翘,上半身微向前伏。好一个前突后翘,突出结实的奶子,翘起圆浑的屁股。张万隆又再挺抢从后面插进去,沅秀又再痛不欲生的哀嚎。
这是教训你刚才的无礼。我要干你多久就干你多久,没有你说话的份,知道吗?你是不是不喜欢给我干?张万隆狠狠的说。
啊……不是……总裁……唔……要干多久都可以。沅秀无可奈可的回答道。
张万隆说︰这样就乖了,总裁会好好的疼你的。静宜,你坐上桌子上,我要看看你的奶子。静宜坐在桌上,双腿交叉撬起,想用裙子遮掩暴露在外的阴户。但这只令她的美腿显得格外修长和均细,点点的生涩和害羞更燎起张万隆的欲望,张万隆心想︰静宜如此的美女实是难得,等下一定要好好的调理她一下,得把张家的传家之宝也用上。静宜慢慢的把奶罩脱掉,露出圆浑的吊钟型乳房一对。东方女字大都是半月型的乳房,吊钟型的很少见。张万隆伸手捏了一把,触手之处结实饱满,弹性极佳。张万隆叫静宜自己捏自己的乳房。
静宜自握住双乳往内挤,两团肉球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脸上微带紧绷的表情,朱唇轻咬,两条美腿傲慢在外摆动,口中不其然的发出妩媚叫声︰唷……啊……就算是经历风月无数的张万隆看到也会心跳快速,脸红耳热。
张万隆把阴茎不停的在沅秀阴道内抽送,双手探前无情的搓揉沅秀的双乳,他越兴奋就越捏大力,罔顾沅秀的痛楚,沅秀只有嘶哑的再叫︰啊……啊……哦……心想这场恶梦何时才会终结。
最后,在静宜与沅秀的呻吟声浪中,张万隆拼命的把阳具往沅秀的阴道内推进,仅余两个阴囊在外,然后在沅秀阴道内发射出沅秀所受的第一道精液。
张万隆满足的离开沅秀的身体,高兴胯下又多了一个战利品。
沅秀知道已经完事了,伏在桌上喘气和哭泣,兴幸恶梦终于完结了。静宜也松了一口气,与沅秀对望一眼。但她们不知道,更坏的还在后头,这只是今晚节目的开始。
在这座新式大楼的顶层聚集了城中四位巨富。年前传出有人出几位数的值码把这地王地带的新大楼整层买下,就是这四人所为。对他们而言金钱只是数字游戏,账目上的符号,没有任何意义。为了要在他们平淡的生活里找寻不寻常的刺激,张万隆提出了俱乐部的建议。他们把这里装修得美伦美焕,一切摆设,器皿都是金碧辉煌,金雕玉琢。目的只是为了挥霍他们花不完的钱。
里面的四个男人习惯在行欢前,先聚座一起聊天谈女人。十来坪大的客厅被十几个女人和四个男人挤满了。大家坐在圆型沙发上聊天。静宜数了一下,四个男人总共带来了十二个女人,有个光头老头带最多︰四个;一个肚子比啤酒桶还大的带两个;另外一个都带三个,张万隆也带了三个︰静宜,沅秀和陈明翠。
打从刚才吃饭开始,静宜就感到十二分的不自在。菜色虽是顶好,燕窝、鱼翅是少不了,但静宜觉得她在当中好像只是一个物件,张万隆的玩具。静宜本以为今晚的工作只是陪张万隆上床而已,就算是多难为情或难堪也只是一下子,闭上眼睛就完了。看到现在的情况,她知道她所想的大错特错。
那个光头老翁林老说︰张董,今晚数你带来的小姐最标致,为什么漂亮小姐都只到你银行去,不来我公司?哈……哈……哈……张万隆说︰我的又怎及得上林老的四美呢?旁边的黄董插嘴︰张兄你不用客气了,你今天身边的两位小姐真的不错,我下次也要请你的陈小姐到我那去帮我挑。然后问静宜和沅秀︰你们还是处女吗?静宜和沅秀愣住了,没想到竟然有人会问这么下贱的问题。张万隆指指沅秀说︰这个今天下午还是,刚刚从我办公室出来就已经不是。这个呢……再指指静宜︰现在还是处女,但再过几个小时后也不是啦。嘻……嘻……静宜听了这是情何以堪,自出生以来父母对她都疼爱有加,诃护备至,长大后遇到的男人,每个都对她千依百顺,像小公主般。现在众人面前,她的贞节被拿来当话题,说成一文不值。但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她哪敢说一句话,只能涨红着脸,低下头的去默默承受这些侮辱。
张万隆又对静宜说︰既然林老喜欢你,你去他那边一下。静宜当然不愿意,但不敢不从,只好走到林老前面。
林老把静宜抱在腿上,马上伸手隔着衣服去捏静宜的胸脯。静宜看到林老布满班点的皮肤,皱皱的手掌在自己的胸脯上游走,如果不是有了刚才已在张万隆办公窒里的经历,可能马上就会哭出来。随即林老皱皱的手又摸到她的腿和屁股上,只差三角地带没有去。
林老摸了一下说︰张兄,你这个庄小姐很好,身材好、长很又美。既然庄小姐你还没要过,那我们来交换如何?我这个四个随你挑。他们四个之间经常都交换女伴玩,前题只是不能被其中一人先要过,以他们的身份地位,犯不着当表兄弟。
林老的四个都是绝色佳丽,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更添娇媚,婀娜多姿。但张万隆刚才隐约的看到静宜半裸的身体,水滴吊钟型的胸脯他尤其喜欢,不舍得放弃静宜,便对林老说︰林老,这个小弟真不好意思,刚才我答应了静宜今晚要让她好好侍候我,所以很抱歉。林老听了只好作罢,把静宜放下然后传给旁边的黄董。黄董一样把静宜搁在腿上,对她上下其手,说︰张兄真的很有眼光,庄小姐的奶子手感很好。张兄等下千万不要捏太大力。哈……哈……说着就在静宜胸脯上大力的捏一把,把她捏得啊一声叫出来。众人听见又淫笑一番。
最后黄董把静宜传给不说话的梁董,梁董摸完了淫笑的说︰如果庄小姐今晚是我的,我起码可以来四次。不说还好,说了又吊起林老的胃口,林老提议︰这样吧张兄,你今晚把庄小姐让给我,我用两个跟你换,她们也全都是完壁处女,如何?静宜看到面前这个邋塌老头,实在不想再多看一眼,更不要说要给他做。回过头用哀求的眼光望张万隆,希望他不要答应。张万隆看到林老身边那四貌美如花的少女也十分心动,但还是觉得静宜比她们拥有一份难得的高贵气质,不过不想得罪林老,所以犹豫不决︰林老,这个……静宜以为张万隆要答应,马上急起来,轻声的说︰总裁请你不要……我今晚想侍候你。张万隆听不太清楚,说︰什么?
静宜再蚊子般细声说一遍︰总裁,今晚我想给你做,请你不要换我。黄董笑说︰既然人家庄小姐说今晚要给张兄,林老你也不要勉强人家吧,哈……哈……张万隆觉得很有面子,一个像静宜这漂亮的女孩当众说要他干她,只是害怕不知有没有得罪林老。
一个服务员进来跟林老说︰林老,刚才电话给你说,原本今晚要来表演的小姐突然间说不来了。林老听了大怒,今晚是轮到他安排表演的小姐,突然说不来让他很没面子。
张万隆安慰说︰不要紧,反正大家都有小姐陪。很少说话的梁董讽刺的说︰没有表演这干吗?我回别墅不能玩吗?林老听了更是火大,黄董就说︰张兄,既然沅秀小姐你已经要过了,不如今晚就请她客串表演啊。林老想报刚才的耻辱,说︰对啊,张兄,沅秀小跟庄小姐一样好,她去表演一定会让我们大伙每人都多来两次,嗤……嗤……张万隆眼看大势已定,虽然不舍得放弃沅秀,但怕再次得罪林老,还是叫她照办了。
沅秀担心的说︰总裁,是什么表演?我什么都不会。张万隆说︰你什么都不用会,有人会叫你的,你听话照做就好了。